五味斋报码聊天室 “你们的帮助很温暖”

五味斋报码聊天室 “你们的帮助很温暖”

五味斋报码聊天室

1月20日一大早,赵立文就和3个老乡一起坐车赶往仁怀。和前几次一样,这次他们不是去做工,而是讨要工钱。

当天,在该市学孔乡,尽管费尽口舌,赵立文还是没能拿到被拖欠的6000多元工钱。

天黑后,越想越着急的他,草草扒了碗饭后,拨通本报“追薪帮帮帮”热线,寻求帮助。

事情回到4个月前。

2014年9月,经熟人介绍,家住遵义乡下的赵立文跟11名工友来到仁怀市学孔乡修马路。按照口头协议,干活期间食宿由包工头胡雪波管,工价200元/天。“刚开始,工钱都是准时发到手上,到了11月,就开始拖欠了。

今天推到明天,明天推到后天……恼火的很!”赵立文说,论起来,胡雪波跟自己是亲戚,想到是自家人,就没赶着要。

不曾想,等手头紧时,多次催要迟迟无果。

因拿不到钱,他们只好在本月15日停工。

接报后,记者立即与胡雪波取得联系。

“确实是这样的。

我自家也没拿到钱,生活都成问题,几个月前还向赵立文借了4000元开工人的伙食费哦。

”据胡雪波解释,他是从项目部接的活,上面没跟自己结算,所以拿不到钱,也就无力结算农民工工钱。

“唉,我真没钱呀!我也想把工钱结算清楚,但实在没办法,都不敢见他们。

”果真如此吗?21日,记者辗转联系上该工程项目部郭总。

郭总表示,因施工方贵州大通路桥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未对工程验收、工程量核算,因而工程款未到账,包工头自然也拿不到钱。

经过记者3次耐心劝说、辩法析理,最终郭总表态,从安定团结的大局出发,尽快在半个月内解决此事,确保每位民工足额拿到工钱,并欢迎记者动态监督。

据估算,12名民工尚有5万多元血汗钱没拿到手。

听闻记者已与包工头、项目部达成意见,赵立文在电话中说:“虽然工钱还没拿到,但已经看到了很大希望。

要个工钱好难哦,你们的帮助,让人觉得很温暖。

”(剡鹏英)。

五味斋报码聊天室相关链接:五味斋报码聊天室 五味斋报码聊天室 五味斋报码聊天室 3374财神网站开奖结果

上一篇:香港082期开奖现场 “互联网+教育”将让“个性化”教育成为现实 下一篇:没有了

发表评论:

(输入Email可以获得评论回复通知)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